地方政府举债成“鸦片瘾“ 城市信用评级是“戒毒方“

2019年7月21日 by 没有评论

    世界政协委员、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是两会上的热门人物,他频繁地被问到,处所当局背着的18万亿元债权怎么还、哪些处所当局会破产。

    董大胜通常会说,我国的处所当局性债权危险总体可控。但他也表白过担忧:一些干部政绩观扭曲,为了单纯钻营GDP或城市大变样,盲目举债,借的时分根本就没想还。

    为规范处所举债,审计署曾提议中央,要把债权危险归入对处所官员的政绩考核。当局工作报告已提出,要把处所当局性债权归入估算管理,推选当局综合财务报告制度。

    实际的问题是,债权危险怎样细化成考核的尺子。

    广东省揭阳市已开始尝试,对辖区内的5个县进行经济财政金融状况的静态剖析,并按照一系列的参数,对当局的经济状况进行信誉评级。当债权危险过高、信誉评级下降时,有可能影响到对官员的政绩考核。如果有了这样的考量,官员乞贷时就会有所顾忌。

    世界人大代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参与了这套信誉评级体系的设计。他说,处所当局不是不能乞贷,也不是欠债越少越好,关键是乞贷运用的项目能否有价值,借的债能不能还得起,这些问题都需求经过科学的评估来回答,简单的指标都难以作出主观评级。

    在与揭阳的合作中,蔡洪滨和他的同事,按照该市2008年至2013年的资产负债表和财政收入支出表,给出了揭阳市当局的信誉等级评级,并比照本地的中长期发展规划,和
经济发展面临的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给出了揭阳市未来融资领域的上限。当融资领域超过上限时,本地有可能面临经济信誉评级下调的危险。

    揭阳下属的5个县也都失掉了一份信誉评级报告,和
融资领域上限的提议。这些根蒂根基的数据,能够

呐喊成为今后该市考核上级部门债权危险能否可控的依据。

    蔡洪滨提议,各级人大或人大常委会在审议本级当局的当年估算执行和下年估算草案时,同时审议资产负债表和债权状况,依据信誉评级体系给出的当局负债上限和科学指引,控制处所当局举债行动

    除了要审议债权状况外,蔡洪滨还提议,要建立债权扩大
汇报制度,对估算外债权扩大
,当局应向本级人大说明情形,各级人大或人大常委会有权否决不合理的当局乞贷行动

    他说,过去,处所当局债权飞速膨胀既有片面政绩观的驱动,也有缺少无效羁系的放纵,在某种程度上,处所债已成为各地当局的“经济鸦片”,欲罢不能。为了帮助处所当局“戒毒”,有必要加强人大在处所当局举债过程中的监视查核作用,通过处所当局财政金融静态剖析系统和信誉评级体系,科学评估乞贷的合理性,在事后审计根蒂根基上,加上事先查核,无效遏制处所当局债权扩大

    蔡洪滨说,这一体系如果能够

呐喊在世界失掉推选,把城市信誉评级的转变归入干部考核指标体系,能够

呐喊无效地转变处所领导干部“以GDP论英豪”的政绩观。这是咱们多年想做,而一向没有找到无效方法实现的目标。

    本报北京3月11日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gatxcap.com